特码大小公式规律
我的位置:您當前的位置 : 晉江文化產業網 >> 創客空間 >> 我是創客
英特爾楊旭:中國創客將引領全球物聯網創新
www.ijjnews.com來源:中國通信網2016-09-08 17:00

  面對即將顛覆行業,遠超互聯網市場規模的物聯網浪潮,作為全球最大的芯片巨頭,英特爾將如何轉型,如何與中國產業共贏合作,如何發展中國這個最具增長性的巨大市場?

  就此,在IDF 2016英特爾信息技術峰會期間,科技雜談8月16日與英特爾全球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楊旭進行了深入交流。

  楊旭表示,設備的智能化,驅動了萬物互聯的科技創新,讓所有創客都擁有了更大的創新想象空間。而正在擁抱轉型的英特爾,將不斷發展自己的技術和產品,為他們提供更多支持。

  在他看來,中國正擁有全世界最好的創新環境,并將對英特爾乃至全球科技產業,都產生巨大的推動、引導和驗證作用。

  "未來,中國未來一定是全世界智能終端的創新中心,各種創新技術都將有可能最早在中國研發出來。"楊旭說。

  以下為交流的主要內容,已經科技雜談編輯整理:

  1、關于IDF 2016:打開想象空間

  問:今天上午,IDF給我們展示了非常多的科技震撼,比如Alloy頭戴式設備帶來的MR(融合現實),打破了虛擬和現實的邊界。您認為,這個技術對其他VR廠商會有什么樣的沖擊?

  楊旭:我認為,它不是一個沖擊,而是帶來一個更大的想象空間和機會。

  前幾年,大家談到AR(增強現實)和VR(虛擬現實)多一些,大家的實際探索過程中,都從各種不同的角度,要把現實變為虛擬,讓虛擬世界有現實的東西。

  但就目前來說,它的發展實際上這是在早期階段,這一兩年VR發展最快的典型應用,還主要是游戲。而英特爾的開發平臺,是把VR、AR是融合在一起,把實景放在了虛擬的空間里面,虛里有實,實里有虛,它就帶來了巨大的創新空間。

  英特爾的RealSense實感技術,省掉了很多傳感器收集信息的過程。以前,如果說你要把這個房間做成三維模型,你可能要在這個房間里各個角落,放置多個傳感器,才能把這個空間給畫出來,最后在電腦上做成一個三維的模型。但英特爾的RealSense攝像頭,它可以測算深度,直接把這個地方長寬高的立體數據全部得出來,甚至將你的動作轉化為實時的反饋。

  這樣,你的體驗就會更加真實,而且與現實融合,這也能讓大家發揮創造力,去想怎么開發一個新的應用。比如你買了家具,想看下怎么布置房子,還有試衣服等等,未來都有可能開發出很有意思的應用場景。

  這也是我今天上午的最大感受,未來英特爾的RealSense、云端計算、5G、大數據、云計算、機器人、深度計算等技術融合在一起,考驗大家最多的,將不是技術的限制,而是大家的想象力。

  問:是的,我們也看到很多下游廠商開發利用你們的產品和技術,去開發商業化的產品,比如Yuneec Typhoon H無人機(以下簡稱Yuneec),不過,它從1月跳票到現在,才逐漸有量產發貨的可能,在這個過程中,你們會不會有壓力,或者去要求它們履行承諾加快進程?

  楊旭:我們不能說壓力,而是要大家共同想辦法。任何前沿的技術,從科學轉化為技術,再轉化為產品的開發過程中,一定是有困難的。這是創新的魅力,也是創新的挑戰所在。

  你可以相象,把一架Yuneec放到一個樹林里,讓它以35公里/小時的速度飛行,不能撞到樹,這是一個很大膽的設想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Yuneec之所以愿意跟中國和英特爾合作,就是因為看到了英特爾獨特的能力:它飛行時需要自動避開障礙物,這就要有很好的數據采集能力,提前知道障礙在哪;要有很強的算法,可以算出來怎么避開;也要有更強的計算能力,才能在飛機撞到障礙之前,把這一切都計算出來,實現出來。

  當然,Yuneec這個設想第一次拿出來的時候,我們也不知道它能在多快的時間內完成。雖然我們確信,能夠為他提供足夠的計算能力、信息搜集和處理能力,但它們必須去研發算法,研制產品,優化硬件和軟件,把搭配做到完美,這都需要時間。

  當然,現在我們看到,它已經實現了,以35公里/小時的速度,不撞一棵樹,穿過樹林回家,而且已經能夠規模生產,美國馬上將以1899美金的價格銷售。未來買的人多了,制造成本和價格還肯定會下來,它的飛行速度可能還可以再提高。

  創新無止境,這也是它吸引大家的地方。

  2、關于物聯網:智能化是關鍵

  問:如果回顧前幾年的產業發展,有人認為主要是兩個路線,一個是移動互聯網,一個是物聯網,現在來看,移動互聯網發展很快,但物聯網的發展其實是不如預期的。那么,未來的物聯網發展會不會也比預料中更慢?

  楊旭:首先,我覺得這并不是兩個不同路線。物聯網與移動互聯網,本質上其實是一樣的,不是兩個方向,只是先后的次序不一樣。

  之前,大家為什么會提出移動互聯網這個概念?因為以前互聯網在電腦上,沒法移動,而通過手機,大家感覺到互聯網在移動。于是手機成為了最有代表性的代表,定義了移動互聯網。

  而物聯網的本質,是一個更廣的,增值的,互聯網的演變。它是有連接的、有移動的、有消費類的、有商業的、有工業的,各種各樣、越來越多的物會上網,有些是移動的,有些是不移動的,全包括在里面。我覺得更標準的說法是萬物互聯,而且是萬物智能互聯。因為只有智能才能體現增值。

  從這個意義上講,物聯網的萬物互聯,手機也是其中之一。

  物聯網里面,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趨勢,就是智能化。

  手機的網絡化,也正是一個智能化的過程。最早的手機出來的時候,還不是智能手機,從黑白手機到彩色手機,到可以發短信,到突然有一天,上面有一個瀏覽器,可以上網了。雖然上面還沒有實際應用,沒有任何的應用,但是那個時候沒有人說,手機可以移動起來,可以上網了。

  然后,隨著手機的越來越智能化,很多的應用在上面就出現了,以前只能在電腦上完成的東西,很多日常生活的東西,都可以在手機上完成了,這時,它就成了移動互聯。

  同樣的,物聯網未來也是一樣的趨勢,越來越多的東西會越來越智能化,一旦智能化之后,它就開始增值。如果你戴一個不智能化的手表,就是看看時間;但智能化手表,每天還可以給你提供統計心跳、步數,幫你收集更多的信息數據,完成更多的工作。

  所以,物聯網其實是隨著終端從傳感器開始,隨著終端不斷的智能化,收集到智能化的數據,然后不斷增值。

  3、關于英特爾轉型:抓緊未來趨勢

  問:包括物聯網在內,科技的發展帶來了市場的變化,很多IT大公司都在轉型,英特爾也在轉型。那么,您能否對英特爾的轉型戰略與轉型歷程做一個復盤?

  楊旭:在我看來,這就是一個了解自己,看清未來,然后找對自己方向的過程。

  首先,要看清未來的方向。這么多年來,英特爾對未來的產業方向、技術方向,創新方向,乃至一些未來的應用場景和用戶需求,很多時候都看得挺準的。當然,看得準并不意味著策略的百分之百正確,還要考慮到自己有沒有核心競爭力,如何定位。

  比如一個賽跑選手,跑慣了100米,雖然可以嘗試一下跑馬拉松,但如果沒跑下來,可能就還是適合短跑,不能適合長跑。

  英特爾是一樣。

  過去我們發現自己,發現我們的能力是電腦、芯片很強,很多時候大家依賴這個概念,那手機智能終端需要芯片,英特爾是不是也應該做,于是就去嘗試了。

  但后來我們發現,這完全和電腦芯片不一樣。芯片需要技術的積累和突破,一代一代才能出來,性能很強,設計周期也很長;而智能終端不需要這些全新的技術突破,而是更注重功能模塊的組合,看你用在手表,手環還是別的一些物聯網應用里邊,就需要各種不同功能,再把功能組合排列一下,就快速設計出成本很低,功耗很低的芯片。

  英特爾正是不斷努力關注未來趨勢和技術方向,關注人們的需求,然后看清楚,自己要做什么,在哪個定位最強,總之分工要明確。

  最終,還是要看技術本身。

  計算技術是英特爾最強的,尤其是端到端的計算技術。我們要提供最好的計算能力,還有一些很關鍵的技術,比如感知計算,深度攝像頭、實感技術,這些東西,市場有需要,而且這些應用最后會用到物聯網,無人駕駛等等這些應用里邊去。

  核心技術實力是與投入掛勾的,未來的物聯網,需要用到一些很小的,很便宜的芯片,英特爾的成本,可能也不支持那樣的模式,但也許里面的技術,比如RealSense,感知計算等,依然可能是用英特爾的。

  所以,公司一定要定位清楚,未來這些應用方向,需要哪些關鍵性的技術,英特爾有沒有這樣的技術,我們的核心競爭實力在哪里,原創的技術能力在什么地方,創造出來的東西,是否符合未來的應用趨勢和技術趨勢,對它有沒有推動作用。

  我覺得,在這些方面,英特爾現在比以前看得更清楚。我們今后提供的東西,不會永遠像PC時代,只是計算,還有傳輸、閃存、感知技術等等。其中很多技術,最早是用在電腦上,增加電腦的潛力,但在機器人,在無人機,在穿戴設備,在工業互聯網等領域,它可能有更多的應用,有更大的潛在需求。

  現在最大的挑戰,就是要把這些應用開發出來。如何真正深挖這些技術,轉化成具體的應用和服務,這是接下來我們產業生態需要直面的挑戰。

  問:在歷史上,英特爾也曾經歷變革轉型。那么這一次的轉型變革,跟過往的階段有什么不一樣?

  楊旭:最大的不一樣,是產業的規模,完全不一樣。另外,我們的應用環境也完全不一樣。

  以前的產業,是一個獨立的,封閉的環境,計算是計算,通訊是通訊,軟件是軟件,全是獨立的。而現在,不管你是做設備的,做內容的,還是做服務的,大家看到的方式是一樣的,都在看這個端到端的關系。

  現在,終端都在不斷的智能化,在采集有用的數據,局端都在分析挖掘這些數據,把這些數據變成一些真正的業務。所以大家現在都看到,產業已經呈現出一個大融合的態勢。不管是傳統行業,還是科技行業,未來的很多產品和服務都在融合。

  比如,以前我們跟電影,內容等文藝界沒有一點關系,而現在,內容在所有設備上面傳播,甚至內容供應者也在關注技術。

  對英特爾來說,最早轉型的時候,我們是做芯片,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定位。但現在,我們做的業務,已經很難一句話說清楚。以前你不做的事,考慮都不用考慮,因為產業相互獨立,現在則要復雜得多,很多東西要考慮到,即使不一定要去做,因為全在一塊。

  比如一個手環可能成本很低,你做了以后根本無法盈利,但是你得關注這個模式,因為它還在不斷采集用戶的數據,需要后端數據中心的計算能力,用來處理和挖掘數據,這是英特爾可以提供、需要處理的。

  所以,未來任何的東西,都必須考慮端到端的關系,從整個產業全局來深入考慮。

  問:內部如何組織調整,并讓員工轉換思維,來擁抱轉型變化?

  答:最關鍵的是讓大家看到希望。這兩個字是最關鍵的。

  幾年前的CEO剛上來,在英特爾內部,大家關注的都是PC,看的都是芯片,但現在,大家都明白,物聯網的機會,啟發英特爾去思考,在芯片之外,在儲存,3D、軟件等方方面面,拿技術和產品出來,英特爾將不僅僅是PC,未來還要轉變成VR/AR的整合中心,還要不斷擴展應用,做產業融合。

  而且,大家都已經看到,與2、3年前不同,英特爾確實朝著新的方向去了,大家對未來更清楚,也了解轉型以后,除了電腦的芯片,還能怎么賺錢了。這樣大家都很興奮,能認同也有動力一起去為之努力。

  4、關于中國市場:中國創客潛力無限

  問:在英特爾的整個大轉型過程中,您覺得中國的產業合作與消費市場,對英特爾將起到哪些作用,處于怎樣的戰略位置?

  楊旭:我覺得,中國不光是對英特爾,而且對整個全球的產業,都有巨大的推動、引導和驗證作用。今天,我所能想到的很多東西,都有可能在中國最早實現。

  今天,英特爾推出的所有技術和產品,都是為了創新而用的。所以今天談的所有具體的應用,甚至未來還有很多今天沒有想到的應用,它都會為創新打開空間。

  但無論是創新的速度、力度和冒險精神、甚至政府宏觀政策的引導,中國都是世界領先的。中國正在力推移動互聯、萬物互聯、以及智能化應用正在推動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,正在調整產業結構,創新轉型升級。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,有中國這么大的支持力度,有中國這么好的創業環境。

  這是因為,中國過去30年的改革開放,最大的實惠是把全球的制造業的顛覆了,全世界的制造都轉移到了中國,但這也導致了我們經濟的低成本和低價值,增值不夠。所以大家看到,一旦金融危機爆發,國際經濟形勢不好,中國的發展速度也馬上降下來了,因為我們是在為別人加工,是在為別人做制造。所以現在我們要創新轉型。

  經濟轉型都是為了增值,增值就得創新。

  因此,未來的各種創新技術,可能最早在中國研發和驗證出來,因為中國有這樣的創新環境,而且開發者不怕失敗,特別敢于冒險,不行馬上就換一個,而且富有創新的想象力。

  比如,今年上半年,"美國最偉大的創客"真人秀節目第一季冠軍團隊,它的產品發明才就是一位美籍華裔科學家。他們做的Grush智能牙刷項目,利用英特爾最小的、功耗最低的開發模塊Curie,把簡單的刷牙過程變成了一個游戲,而且能每天讀取你的健康數據,可以幫助牙醫進行診斷,一下子拿到了100萬美金的冠軍獎金,現在產品都已經做出來,甚至放到京東上開賣了。

  這種創新的活力,英特爾特別看好。我一直堅定地認為,中國未來一定是全世界智能終端的創新中心,而且這種創新不只是硬件,它一定是端到端的體現方式。

  問:英特爾將為中國的合作伙伴和創客們提供怎樣的支持?

  楊旭:這個英特爾一直在做。我們會通過把自己的技術,和我們的開發商和潛在合作伙伴分享,把這些技術介紹給他們,幫助他們培訓,提供開發平臺和工具,他們拿到這個東西后做一些具體的開發,做成具體的產品,開發出具體的應用和服務。

  英特爾一直在全力支持中國創新,無論是提供技術,營造創新的文化和氛圍,和中國企業、政府、學校共同創建眾創空間,舉辦創客大賽與創業峰會,還是其他的各種支持。

  5、關于管理:

  問:在此過程中,你的工作重點是什么?

  楊旭:我本人的主要時間,還是在一些跟咱們中國的更深層次的合作。

  現在,我不直接管理技術和產品的銷售,我更多是關注中國未來的發展需要,從技術到戰略,特別是國家的半導體戰略,英特爾怎么樣去配合,怎么與本地企業加深合作。從大的國家政策,到產業未來的機會,包括英特爾未來自身發展的機會,都串到一起思考,怎樣從雙方最大程度做到雙贏、多贏,而且互補,與中國結成創新共同體。

  記者:去年是英特爾進入中國30年,今年是您加入英特爾30年,在這兩個30年里,英特爾順境逆境都有走過,而現在又將走向萬物互聯這樣的轉型,對此,您個人有哪些最深的感受?

  楊旭:首先,永遠對技術創新要充滿信心和期待,不能在走上坡路的時候,只想著我們公司是市場老大,不思進取,一旦碰到挑戰,甚至走下坡的時候,就沒有信心了。

  這些年來,英特爾對未來的判斷基本是"三七"開,70%是看準了,行動了,成功了。還有30%是看的很清楚,做錯了。但不論對錯,這個經驗都最寶貴,因為最怕就是不去嘗試,不創新。

  有句話我特別認同,"你去創新一定是有風險的,甚至失敗的,但是你不創新肯定失敗。因為沒有發展也不動,你肯定是等死。"

  第二,這么多年來,英特爾對未來的判斷、產業的方向、技術的走勢,包括人們的使用習慣和需求,都有很獨特的看法和眼光,這也是這么多年的經驗和英特爾的業務模式奠定的。因為英特爾不是關著門一個人在想,它一直是產業合作的模式,信息來自于整個產業,它會在收集合作伙伴,產品經理、技術研發人員,以及消費者等各個層面的信息,從他們身上總結經驗。

  第三,既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和原創的本領,不能看花了眼;也不能只吃老本,不思進取,以在看到這些規律以后,要進行分析,你這個公司自己想做什么,定位在哪個技術領域里,屬于你的原創、核心技能實力,甚至差異化的東西,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。

  第四,當公司乃至行業處于低谷的時候,最重要的是確保企業的文化和員工的信心。因為人們生活是需要希望的,我覺得這個很重要。而且,公司要靠什么東西獲取員工的希望,就是靠自己的新技術,靠發展的新機會,讓員工看得到,我們前面還有廣闊的未來。

  我在英特爾的30年,感受最深的就是,以前,即使是一覽眾山小,后面看不見競爭對手的情況下,英特爾公司內部開會,也沒有哪次會不討論競爭對手。這種潛在的危機感意識,是企業文化的一個很重要的部分,迫使英特爾要不斷的超越,去想象一些新的技術,去創新。

  這么多年,英特爾沒有給我任何的界限和約束,反而是相反,怕你想不到,怕你的想象空間不夠大,怕你推進的速度還不夠快,或者怕你沒有大膽的去嘗試。

  所以,這個公司的文化,就是不斷的給你想象空間,然后讓你給自己很大的權利,不斷的去探險,犯錯誤,然后從錯誤中總結經驗。過去這么多年,其實我在錯誤里面學到的東西,比成功中學到的還要多。

  最后,在一個高科技的公司工作,如果對高科技本身沒有激情,你很難開展工作。在工作中,我在內部外部碰到過很多的人,盡管大家都在一個行業里做事,但在談到技術時,有些人的眼睛放光,充滿好奇,有些人卻覺得這只是一個生意。

  現在回過頭來想,如果我只把這個工作當作賺錢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一直把它當作一個事業來做,我在公司的體驗可能完全不一樣。

  對我來說,最開心的事情,就是不斷地預見創新,推動創新,然后看到它們一一的成為現實。當你確信的事情,確實發生,這是一種非常有美妙的感受。這是一種正面的激勵,讓你覺得自己推動了產業的發展,經濟的發展,甚至在一點一滴地改變世界,讓它變得更好。

  一個例子是,2003年的時候,一個記者問我什么是Wifi,我解釋了半天,他依然不是很理解,于是我跟記者講,如果我們工作做的好,一年以后,你可能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。果然一年,以后就沒人問我這個問題了,因為已經Wifi普及了。

  同樣,我們今天在IDF上看到的、談到的這些創新,未來也將如此。

  作者:談主

標簽: 英特爾|楊旭|全球|聯網|創新|未來
責任編輯:吳煒鵬 吳煒鵬
特码大小公式规律 电子游戏注册大全 非凡炸金花址与分享 新时时二星组选 棋牌游戏下载 彩票51 四川老时时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走势 天天钱庄 赌场21点游戏下载 聚宝快三破解